承德露露(000848.CN)

均瑶乳品冲上市小股东不表态 营收滞涨产能利用率低

时间:20-07-01 07:09    来源:新浪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湖北均瑶大健康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均瑶乳品”)将于7月2日首发上会,公司此次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发行股数不超过7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4.30亿股。均瑶乳品联合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爱建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均瑶乳品此次拟募集资金11.99亿元,其中,5.30亿元用于均瑶大健康饮品湖北宜昌产业基地新建年产常温发酵乳饮料10万吨及科创中心项目,2.89亿元用于均瑶大健康饮品浙江衢州产业基地扩建年产常温发酵乳饮料10万吨项目,3.80亿元用于均瑶大健康饮品品牌升级建设项目。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营业收入分别为11.01亿元、11.46亿元、12.87亿元、12.46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1.86亿元、14.18亿元、15.38亿元、13.56亿元。

上述数据可见,均瑶乳品营业收入增长缓慢,且2019年营业收入下降。2017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营业收入增幅分别为4.09%、12.30%、-3.19%。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5亿元、2.27亿元、2.81亿元、3.04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274.19万元、2.82亿元、3.92亿元、3.53亿元。

均瑶乳品分别于2019年5月15日、2020年4月1日报送申报稿,但在两版招股书中2017年的营业利润、净利润等多项财务数据存在差异。其中,两版招股书中公司2017年归母净利润相差477.42万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资产总计分别为4.94亿元、8.42亿元、10.99亿元、13.44亿元;负债合计分别为4.99亿元、3.06亿元、3.61亿元、4.02亿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8.36万元、7.12万元、26.10万元、43.81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0.02%、0.01%、0.02%、0.04%;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7.44万元、6.76万元、24.80万元、41.62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0.04%、0.01%、0.03%、0.04%;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7279.98次、8994.54次、7747.30次、3564.46次。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3423.02万元、4716.35万元、5704.04万元、6419.08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8.19%、7.42%、6.23%、5.61%;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263.11万元、4695.32万元、5638.12万元、6419.08万元;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5.34次、14.57次、12.01次、9.73次。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7.48%、48.26%、51.36%、52.68%;其中,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7.47%、48.25%、51.33%、52.66%,其他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00.00%、92.50%、96.74%、91.10%;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46.47%、45.28%、47.35%、47.17%。

招股书显示,均瑶乳品共有两家自有工厂,分别为宜昌工厂、衢州工厂,这两家自有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低。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宜昌工厂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3.55%、69.16%、77.20%、65.96%;2017年至2019年,衢州工厂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6.29%、53.53%、64.95%。

均瑶乳品2020年申报稿显示,公司已通过投入新工厂、对现有产线技术改造等方式提高自有产能及产量比例,但2019年代工厂整体占总产量的比重仍接近36%。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尚与11家代工厂进行合作,对代工厂的依赖度仍较高。

招股书显示,2018年5月至2020年3月,均瑶乳品共进行了三次股利分配,每年以现金股利形式分配的股利不少于当年实现的可分配利润的20%。

招股书显示,均瑶乳品作为原告及被告的尚未完结的诉讼及仲裁案件共8项,其中,公司作为被告的诉讼事项共2项;公司作为原告的诉讼事项共6项,均为侵害商标权纠纷。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利息收入分别为590.17万元、1097.83万元、1586.95万元、2199.74万元。

均瑶乳品招股书显示,公司及其子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存在频繁的临时性资金往来,2016年、2017年上半年,拨入金额分别为28.75亿元、8.73亿元,拨出金额分别为31.63亿元、11.38亿元。

均瑶乳品募资项目必要性存疑。据界面新闻,均瑶乳品对下游经销商采用“先款后货”方式结算,同时对上游供应商则采用“先货后款”方式结算。这样一来,就使得均瑶乳业经营性现金流普遍高于当年净利润。正因如此,均瑶乳业账面现金一直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均瑶乳业在资金方面较为健康,但这也表明,均瑶乳业上市募集资金项目的必要性成了重要问题。本次IPO,均瑶乳业拟募集11.99亿元。其中,约有8亿元将用于两个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其余资金将用于品牌升级建设项目。但令人不解的是均瑶乳业目前产能利用率只有65%左右,继续扩张产能真的有必要吗?

均瑶乳品原始股东曾闹“失联”,取得联系后,未对均瑶乳品此次上市发表意见。据华夏时报、中新经纬、北京商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王滢滢是均瑶乳业发起人之一王均瑶的女儿,同时也是公司实控人王均金和股东王均豪的侄女。2004年,王均瑶过世,其所持有的均瑶乳业15%股份,经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全部转让给子女(王瀚、王超、王滢滢)及母亲(王宝弟)四人,后又部分整合至均瑶集团(指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现均瑶乳业控股股东)名下。

均瑶乳品创办人王均瑶逝去后,其小女儿王滢滢继承原王均瑶所持有的0.1875%股份,此后,公司经历了多次股权变动,公司称按照相关规定向包括王滢滢在内的全体股东发出召开股东大会的通知,但王滢滢一直未予以回应、亦未曾出席过相关会议。

2020年4月10日,均瑶乳业再次向证监会递交招股说明书显示,王滢滢持有公司67.5万股,持股比例为0.1875%。针对本次发行事宜,现已与王滢滢取得联系。不过,虽然王滢滢已经取得联系,但尚未对此次上市发表意见。

均瑶乳品还存在产品单一问题。据新京报,2011年,均瑶推出“味动力”系列新品,战略进入常温乳酸菌饮品市场,由此带来业绩的快速增长,却至今难以摆脱对这一超级大单品的依赖。2017年至2019年,“味动力”常温塑瓶系列占营收比重分别高达97.53%、96.51%、89.48%。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均瑶乳品,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主营常温乳酸菌系列饮品

均瑶乳品目前主营含乳饮料中的常温乳酸菌系列饮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陆续推出其他系列健康饮品。

本次发行前,均瑶集团持有公司1.40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9.01%,为公司的控股股东。王均金直接持有均瑶大健康饮品28.89%的股份,通过控股均瑶集团控制均瑶大健康饮品39.01%的股份,合计控制均瑶大健康饮品67.90%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均金为中国国籍,无境外居留权。

均瑶乳品此次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发行股数不超过7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4.30亿股。均瑶乳品联合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爱建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均瑶乳品此次拟募集资金11.9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与发行人主营业务相关的以下三个项目:

1.均瑶大健康饮品湖北宜昌产业基地新建年产常温发酵乳饮料10万吨及科创中心项目,项目总投资额5.30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金额5.30亿元;2.均瑶大健康饮品浙江衢州产业基地扩建年产常温发酵乳饮料10万吨项目,项目总投资额2.89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金额2.89亿元;3.均瑶大健康饮品品牌升级建设项目,项目总投资额3.80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金额3.80亿元。

2019年营业收入12亿元 归母净利润3亿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营业收入分别为11.01亿元、11.46亿元、12.87亿元、12.46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1.86亿元、14.18亿元、15.38亿元、13.56亿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5亿元、2.27亿元、2.81亿元、3.04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274.19万元、2.82亿元、3.92亿元、3.53亿元。

两版招股书2017年数据存差异 同年净利润相差477万元

均瑶乳品分别于2019年5月15日、2020年4月1日报送申报稿,但在两版招股书中2017年的营业利润、净利润等多项财务数据存在差异。

2017年营业利润:2019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31174.84万元,2020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30697.42万元,相差477.42万元;

2017年利润总额:2019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31157.29万元,2020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30679.88万元,相差477.41万元;

2017年净利润:2019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23054.43万元,2020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22577.02万元,相差477.41万元;

2017年归母净利润:2019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23209.79万元,2020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22732.37万元,相差477.42万元;

2017年归母扣净利润:2019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21228.29万元,2020年申报稿中该数据为20750.88万元,相差477.41万元。

2019年总资产13亿元 总负债4亿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资产总计分别为4.94亿元、8.42亿元、10.99亿元、13.44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3.98亿元、6.32亿元、9.05亿元、11.44亿元,非流动资产分别为9532.44万元、2.10亿元、1.94亿元、2.00亿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负债合计分别为4.99亿元、3.06亿元、3.61亿元、4.0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4.87亿元、2.94亿元、3.49亿元、3.90亿元。

2019年应收账款余额43.81万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8.36万元、7.12万元、26.10万元、43.81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0.02%、0.01%、0.02%、0.04%。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7.44万元、6.76万元、24.80万元、41.62万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0.04%、0.01%、0.03%、0.04%。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7279.98次、8994.54次、7747.30次、3564.46次。

均瑶乳品表示,公司所属快速消费品行业,产品保质期相对较短,经销商主要以小型公司制商贸公司或个体工商户性质的非法人经营单位,规模相对较小,且公司采取“先款后货”的结算模式,故公司单笔订单金额普遍相对较小,但相对频繁。

2019年存货余额6419万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3423.02万元、4716.35万元、5704.04万元、6419.08万元;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263.11万元、4695.32万元、5638.12万元、6419.08万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存货中,原材料分别为1127.78万元、2184.72万元、2106.16万元、2187.48万元;产成品分别为191.36万元、255.67万元、831.04万元、1672.19万元;委托加工物资分别为1880.41万元、2218.24万元、1985.76万元、2509.06万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存货账面余额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8.19%、7.42%、6.23%、5.61%;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5.34次、14.57次、12.01次、9.73次。

2019年综合毛利率52.68%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7.48%、48.26%、51.36%、52.68%;其中,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7.47%、48.25%、51.33%、52.66%,其他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00.00%、92.50%、96.74%、91.10%。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46.47%、45.28%、47.35%、47.17%;其中,承德露露(000848)毛利率分别为43.94%、47.31%、51.40%;2016年至2019年1-6月,香飘飘毛利率分别为45.55%、40.70%、40.69%、37.40%;养元饮品分别为49.92%、47.84%、49.95%、51.46%。

自有工厂产能利用率低

招股书显示,均瑶乳品共有两家自有工厂,分别为宜昌工厂、衢州工厂。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宜昌工厂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3.55%、69.16%、77.20%、65.96%;2017年至2019年,衢州工厂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6.29%、53.53%、64.95%。

均瑶乳品表示,截至2019年末,公司在湖北宜昌和浙江衢州拥有自有工厂。其中,衢州工厂于2017年8月新设,随后进入试生产及机器调试、人员磨合等阶段,因此初期产能利用率较低,对公司整体产能利用率影响较大,2017-2019年,公司整体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1.78%、64.39%和65.42%;随着衢州工厂产量逐步释放,公司整体产能利用率呈现逐步提升的趋势。

报告期内,公司自有工厂产量整体不足总产量的60%,随着衢州工厂产量释放以及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建成投产,公司将逐步提高自有产能比例以突破现有规模瓶颈。

对代工厂依赖度仍较高

均瑶乳品2020年申报稿显示,公司已通过投入新工厂、对现有产线技术改造等方式提高自有产能及产量比例,但2019年代工厂整体占总产量的比重仍接近36%。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尚与11家代工厂进行合作,对代工厂的依赖度仍较高。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代工厂生产产量分别为10.62万吨、9.97万吨、7.03万吨、5.85万吨;占总产量比例分别为65.37%、62.81%、39.96%、35.27%;其中,“味动力”常温乳酸菌饮品的代工厂产量占公司该产品产量的比重分别为 65.37%、62.81%、39.96%、35.27%。

均瑶乳品表示,代工厂承担了均瑶大健康饮品的重要产量任务,在有效补给公司自有产能的不足、保证公司供货节奏的同时,也相对提高了公司的管控成本,因此,公司有意逐步压缩代工厂产量占比,并择优选择其中信誉好、品控强的企业开展业务合作。

三年三次分红

招股书显示,2018年5月至2020年3月,均瑶乳品共进行了三次股利分配。

2018年5月7日,经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公司对2017年度留存的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向股东分配现金红利每股0.22元(含税)。

2019年4月8日,经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公司对2018年度留存的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向股东分配现金红利每股0.28元(含税)。

2020年3月30日,经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公司对2019年度留存的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向股东分配现金红利每股0.30元(含税)。

均瑶乳品表示,在公司实现盈利、不存在未弥补亏损、有足够现金实施现金分红且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的情况下,公司将首先实施现金股利分配方式。公司每年以现金股利形式分配的股利不少于当年实现的可分配利润的20%。

此外,除股东王滢滢外,公司2017年度股利及2018年股利均已向其余股东全部派发完毕。由于王滢滢尚未提供有效的银行账户信息,因此发行人无法向其支付股利。

涉及8项未决诉讼 2项为被告

招股书显示,均瑶乳品作为原告及被告的尚未完结的诉讼及仲裁案件共8项,其中,公司作为被告的诉讼事项共2项;公司作为原告的诉讼事项共6项,均为侵害商标权纠纷。

公司涉及买卖合同纠纷,原告为陆宾王,被告:均瑶上海食品、均瑶乳品,审理法院为江苏省启东市人民法院。陆宾王诉讼请求为1、判令被告均瑶上海食品退还购物款29元并赔偿原告1000元;2、判令均瑶上海食品、发行人在全国性媒体上公开道歉并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1万元;3、判令均瑶上海食品、发行人承担本案诉讼费及合理开支。

2019年12月20日,启东法院作出(2019)苏0681民初8082号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陆宾王的诉讼请求。2019年12月22日,陆宾王提起了上诉,二审还未通知开庭时间。

公司涉及承揽合同纠纷,原告为盐城康泽源食品有限公司,被告为奇梦星、均瑶乳品,审理法院为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盐城康泽源食品有限公司诉讼请求为1、判令被告奇梦星立即取回放置在原告位于盐城市盐都区龙冈镇凤凰大道2号仓库内的包装材料;2、被告奇梦星立即赔偿原告各项损失暂计15万元;被告发行人对上述第二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目前尚未开庭审理此案。

2019年银行理财利息收入2200万元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利息收入分别为590.17万元、1097.83万元、1586.95万元、2199.74万元。

均瑶乳品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的利息收入主要为购买银行存款产品取得的收益,公司利息收入稳步增长,主要系公司净利润不断累积和“先款后货”的销售结算模式使得公司流动资金也逐步增加,利息收入亦同步增加。

2016年至2019年,均瑶乳品应收利息分别为280.99万元、619.24万元、61.38万元、12.25万元,系公司为提高货币资金使用效率而购买的浦发银行“利多多B存款”、“智能存款产品”、上海华瑞银行“户户赢”委托管理存款和“智慧存”存款产品而计提的应收利息,随公司相应银行存款期末余额、计息周期以及利率变动而变动。

除上述购买银行存款产品外,均瑶乳品招股书中“其他关联交易情况”显示,公司还曾购买关联方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保本型“户户赢”、“智慧存”和“瑞智存”委托管理存款产品并取得利息收入。

2016年至2018年,均瑶乳品购买上述产品本金发生额分别为6.50亿元、9.10亿元、15.20亿元;当期利息收入分别为583.70万元、1078.35万元、719.32万元。

与控股股东频繁资金往来

均瑶乳品招股书显示,公司及其子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存在频繁的临时性资金往来,2016年、2017年上半年,拨入金额分别为28.75亿元、8.73亿元,拨出金额分别为31.63亿元、11.38亿元。

其中,2016年、2017年上半年,与控股股东均瑶集团共发生4笔资金往来,拨出金额分别为2.95亿元、15.88亿元、4.43亿元、5.95亿元。

均瑶乳品表示,公司报告期内发生的临时性资金往来发生额主要为均瑶集团及温州均瑶根据《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资金管理中心管理办法》于集团内下属企业资金需求及使用进行统一归集管理而通过资金划拨导致的临时性资金周转,由于资金调拨周转速度快、频率高,导致发生额较大。因启动上市准备工作,均瑶大健康饮品已于2017年7月1日起退出该管理体系,相关资金往来已经停止。

募资项目必要性存疑

据界面新闻,根据招股书,均瑶乳业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12.46亿元,首次出现增长下滑。归母净利润为3.04亿元,同比增长7.97%。而此前两年,均瑶乳业归母净利润增长都在20%以上。2019年均瑶乳业业绩增长已经显露疲态。

现金流方面,均瑶乳业经营性现金流在2019年略有下滑,但仍然高于同期利润。这主要是公司对下游经销商采用“先款后货”方式结算,同时对上游供应商则采用“先货后款”方式结算。这样一来,就使得均瑶乳业经营性现金流普遍高于当年净利润。

正因如此,均瑶乳业账面现金一直呈现快速增长趋势。2019年末,公司账面现金已经达到了10.62亿元,几乎是2016年的三倍。这还是在均瑶乳业2018和2019年累计向股东分红1.8亿元的基础上,如果没有分红,均瑶乳业资金会更充裕。均瑶乳业的资产负债率也只有30%,而且呈逐年下降趋势。

均瑶乳业在资金方面较为健康,但这也表明,均瑶乳业上市募集资金项目的必要性成了重要问题。

本次IPO,均瑶乳业拟募集11.99亿元。其中,约有8亿元将用于两个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其余资金将用于品牌升级建设项目。但令人不解的是均瑶乳业目前产能利用率只有65%左右,继续扩张产能真的有必要吗?

均瑶乳业有两家自有工厂,其中衢州工厂是2017年才开始投产,2019年产能利用率达到64.95%。另一家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也只有65.96%。

对于产品利用率低,均瑶乳业给出的解释是:“常温乳酸菌饮品销售具有明显的淡旺季特征,通常每年7月-9月和12月-次年2月为销售旺季,一般需提前一到一个半月备货。因此,在旺季到来前及旺季期间,公司自有产能有限的问题凸显,存在相关生产线实际持续满负荷开工运作却无法满足需求的情况。”

从2019年单季营业收入数据来看,均瑶乳业的确在一季度、三季度营业收入占比较大,分别占到了当年营业收入的31.22%和24.32%。不过,其他两个季度也达到了了22%左右,差距并不太大。而且,均瑶还有约40%的产品是由代工厂完成的。如果在旺季出现产能缺口,完全可以通过代工厂补上。这样看来,均瑶平均65%的产能利用率就明显偏低,用淡旺季解释说服力并不强。

而且,均瑶乳业本次募资新增的产能将达到20万吨,现有产能约16万,意味着未来均瑶的乳业产能将扩张一倍还多。可是,目前均瑶乳业的销售已经出现下滑,新增产能能否转化为销售前景并不乐观。

而新增产能之后带来的固定资产折旧增加将会给均瑶乳业的利润率带来沉重打击。据招股书披露,本次募集资金投向涉及新增土地、厂房及设备,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后均瑶乳业每年将增加 5210 万元折旧摊销费用,而 2019 年的折旧摊销费用只有1742 万元。

三四五线大客户不透明

据投资时报,均瑶饮品从经济发达的浙江起家,但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却非该公司的主战场。目前其前五名客户都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甚至包括一些县级市。而安徽、河南是该公司的客户集中地。

招股书显示,2016年该公司第一大客户为揭阳市榕城区东升同旺百货商行,2017年和2018年其第一大客户为揭阳市南珍商贸有限公司(上述两家公司受同一自然人控制),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242.64万元、2710.63万元以及2964.17万元。

天眼查显示,揭阳市榕城区东升同旺百货商行成立于2011年,经营状态目前为“注销”,注册资本为“无”。而揭阳市南珍商贸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16年,注册资本只有88万元。均瑶饮品在招股书中表示,前者和揭阳市南珍商贸有限公司均属于同一自然人控制。

一家是已注销的公司,一家成立不久,注册资本不足百万元的企业,却每年承担了均瑶饮品超过两千万的销售额。而在均瑶饮品前五大客户中,贵溪市钱进商行也是属于“已注销”的状态,至于商丘市睢阳佳翔副食店、商丘市睢阳永丰副食经营店,甚至没有任何工商信息。

这些大客户是否稳定?未来是否存在变动风险?对于这些问题均瑶饮品始终保持沉默。该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市场下沉较深,经销商中存在数量较多的个体户,报告期内部分经销商存在由第三方人士给公司回款的情况。

均瑶饮品此次上市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扩充产能,但其现有工厂产能利用率并不高。2016年至2018年,其宜昌工厂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3.55%、69.16%和77.2%。而2017年至2018年,其衢州工厂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6.29%和53.53%。

原始股东闹“失联”

据华夏时报2019年报道,一手创办了均瑶集团的民营企业家王均瑶,一直是国内民营经济界的一个标志性人物,尽管他已经逝去多年,但是以他名字命名的均瑶集团依然在国内诸多产业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乃至即将冲刺IPO的均瑶乳业,也是王均瑶本人于1994年最早在温州创立的一家乳制品公司,可是让外界想不到的是,就在多年后均瑶乳业上市之际,闹出了这一幕不大不小的原始股东“失联剧”。

“如果王均瑶在世,恐怕均瑶乳业早已经和蒙牛、伊利、光明等国内一线乳业品牌站在一起了。然而天不假以年,王均瑶去世之后,均瑶乳业似乎被王氏家族遗忘了,外界关注更多的是均瑶集团旗下崛起的其它诸如航空、金融等板块。要知道,均瑶集团最初发展起来的就是乳业和航空两翼支柱产业,而接手均瑶集团的王家另外两兄弟,把产业发展中心也放在了后者上面。”6月24日,上海浙江商会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家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而对于均瑶乳业的上市以及王均瑶小女儿并未出席其股东大会,这位企业家并不愿意谈更多。

根据均瑶乳业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王滢滢为已故均瑶创始人王均瑶之女,亦系公司发行人、实控人王均金及发行人股东王钧豪的侄女,其所持发行人股份系因继承而来。早在2011年1月27日,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决议根据《民事判决书》(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7)沪高民一(民)终字第78号),同意王瀚、王超、王宝弟、王滢滢各自继承原王均瑶所持有的均瑶乳业股份,其中同父异母的王瀚继承14.4375%的股份,王超、王宝弟(王均瑶的母亲)、王滢滢各继承0.1875%的股份。此后,均瑶乳业经历了多次股权变动,公司称按照相关规定向包括王滢滢在内的全体股东发出召开股东大会的通知,但王滢滢一直未予以回应、亦未曾出席过相关会议。

对此,有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企业申请上市之际,原始股东“失联”较为罕见。

针对均瑶乳业本次发行股份事宜,招股说明书中也称已通过多种渠道尝试联系王滢滢,但多方尝试未果,王滢滢未出席相关会议、也未进行表决或签字。至于本次发行事宜,均已履行了法定的内部决策程序,作为持股0.1875%的股东王滢滢来说,合规审议通过的会议结果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但如果其提出超出本次发行事宜的其他诉求请求,则会产生影响。

小股东“失联”已久?

据中新经纬,据了解,“失联”股东王滢滢是均瑶乳业发起人之一王均瑶的女儿,同时也是公司实控人王均金和股东王均豪的侄女。王滢滢所持均瑶乳业股份正是从父亲手中继承而来。

招股书显示,均瑶乳业创立于1998年,发起人包括均瑶集团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温州均瑶集团有限公司”)、宜昌华生实业有限公司以及自然人王均瑶、王均金、王均豪,其中王均瑶、王均金、王均豪实为兄弟关系。

2004年,王均瑶过世,其所持有的均瑶乳业15%股份,经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全部转让给子女(王瀚、王超、王滢滢)及母亲(王宝弟)四人,后又部分整合至均瑶集团(指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现均瑶乳业控股股东)名下。

2011年1月,均瑶乳业召开股东大会,决议根据《民事判决书》(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7)沪高民一(民)终字第78号),同意王瀚、王超、王宝弟、王滢滢各自继承原王均瑶所持有的均瑶乳业股份,其中王瀚继承14.4375%的股份,王超、王宝弟、王滢滢各继承0.1875%的股份。由此,王滢滢成为均瑶乳业股东。

均瑶乳业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此后经历了多次股权变动,并根据相关规定向包括王滢滢在内的全体股东发出召开股东大会的通知,但王滢滢一直未予以回应、亦未曾出席相关会议。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6月,均瑶乳业召开2017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出席会议股东一致同意将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3.6亿元,新增注册资本3.1亿元由原股东均瑶集团、王均金、王均豪、王滢滢认缴。其中,王滢滢应认缴金额58.125万元,但实际上她并没有出这笔钱,而是由王均金代缴。

此外,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均瑶乳业对王滢滢尚有14.85万元的应付股利。

王滢滢态度未明

据北京商报,2020年4月10日,“味动力”母公司均瑶乳业再次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在此次招股说明书中,均瑶乳业拟募集11.99亿元用于均瑶大健康饮品湖北宜昌产业基地新建年产常温发酵乳饮料10万吨及科创中心项目、均瑶大健康饮品浙江衢州产业基地扩建年产常温发酵乳饮料10万吨项目以及均瑶大健康饮品品牌升级建设项目。

这与2019年5月均瑶乳业首次递交招股说明书一致。不同的是,此前均瑶乳业发起人之一王均瑶的女儿、持股比例0.1875%的股东王滢滢未出席相关会议,也未进行表决或签字。

最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王滢滢持有公司67.5万股,持股比例为0.1875%。针对本次发行事宜,现已与王滢滢取得联系。不过,虽然王滢滢已经取得联系,但尚未对此次上市发表意见。

实际上,均瑶乳业已经拥有了宜昌工厂和衢州工厂。虽然已经建立了工厂,但均瑶乳业部分产品选择依靠代工模式生产。2019年,均瑶乳业代工厂整体占总产量的比重仍接近36%,并正在与11家代工厂进行合作。

对此,均瑶乳业在招股说明书中称,公司自有产能有限的问题凸显,存在相关生产线实际持续满负荷开工运作却无法满足需求的情况,本次公开发行的募集资金拟投资于两个基地的生产建设项目,一方面拟进一步提升自有产能以突破现有规模瓶颈,一方面将对部分代工厂进行产能替代,将有利于公司加强产品及品质管控,降低对应产品的生产成本和管理费用。

单品依赖症难痊愈

据新京报,招股书显示,1998年,均瑶大健康前身均瑶集团乳品有限公司成立,继承了集团乳制品及含乳饮料业务。2011年,均瑶推出“味动力”系列新品,战略进入常温乳酸菌饮品市场,由此带来业绩的快速增长,却至今难以摆脱对这一超级大单品的依赖。

2017年-2019年,均瑶大健康合并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1.46亿元、12.87亿元、12.4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26亿元、2.81亿元、3.03亿元。其中,乳酸菌系列饮料收入占比达95%以上,“味动力”常温塑瓶系列占营收比重更是分别高达97.53%、96.51%、89.48%。

为扩宽产品线,均瑶大健康曾于2017年推出“奇梦星”系列膨化食品,但因销售未达预期且造成无形资产损失,自2019年起停止生产销售。此外,“味动力”六种坚果植物蛋白饮料由于销售未达预期也曾于2016年停产,2019年下半年重启后收入为2806.5万元。

此外,均瑶大健康长期处于自有产能利用不足、严重依靠代工的矛盾状态。招股书显示,均瑶大健康此次募资拟用于宜昌产业基地、衢州产业基地各年产10万吨常温发酵乳饮料项目等。然而,2017年-2019年,均瑶整体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1.78%、64.39%、65.42%。与此同时,其代工厂产量曾连续多年超过总产量的50%。截至新招股书签署日,均瑶合作代工厂数量为11家,代工比例约为36%。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均瑶大健康的产品、品类均过于单一,利润不高,抗风险能力低,很容易触碰业绩天花板。乳业专家宋亮也认为,饮料市场生命周期短,而常温乳酸菌饮料进入门槛低,既没有技术壁垒,也没有资金壁垒,因此不能作为长期业绩支撑。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均瑶大健康主营业务收入已出现微降;“味动力”塑瓶系列的平均销售价格从2018年的7281.82元/吨下降到7161.59元/吨,销售收入也由12.41亿元降至11.14亿元。对于单位产品平均售价下降,均瑶大健康归因于线下促销影响及出厂价下调所致。

上市前夕陷商标权纠纷 两当事人遭网上追逃

据中国经营报,9月19日,湖北宜昌警方前往济南绿宝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绿宝乳业”),调查“陈广宇案”。陈广宇是济南绿宝乳业实际负责人,此时已被宜昌市公安局夷陵区分局关押近两个月,其公司为“均瑶味动力”牌乳酸菌饮品代加工企业。

2017年3月21日,北京法兰得福科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法兰得福公司”)在国家工商总局取得“均瑶味动力”注册商标。但随之,上述两家公司均陷入与均瑶集团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均瑶乳业”)的商标侵权纠纷中,双方各自上诉至法院。而在此期间,北京法兰得福公司原法人代表荀超被宜昌警方网上追逃并被关押。陈广宇亦被宜昌警方网上追逃,其于2018年8月3日前往宜昌“自首”。

宜昌,世界最大水力发电工程——三峡大坝所在地,它也是均瑶乳业的注册所在地。公开资料显示,均瑶乳业为均瑶集团旗下子公司,在宜昌市夷陵区有一处年产能8万吨的乳制品生产基地。2017年,均瑶乳业为宜昌贡献税收超过6000万元,纳税额排名至该市前40位。此时,均瑶乳业正在谋求上市。

“目前尚未交材料,正处于辅导阶段。”均瑶乳业董秘郭沁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介绍。

因商标权纠纷,2017年9月、10月,均瑶乳业分别在杭州、宜昌两地法院起诉北京法兰得福公司、济南绿宝乳业,其中部分要点也写进了均瑶乳业有关上市的辅导工作备案报告。本报记者注意到,报告中并未披露荀超、陈广宇两人涉嫌触犯刑律,被宜昌当地警方网上追逃一事。对“追逃事件”,郭沁表示并不知情。他对此解释,均瑶乳业目前面对的侵权方不止两家,而是几十家,公司有专人负责此事,关于案情细节,只能等待案件结束后才能得知。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多份书面证据介绍,2018年1月18日,均瑶乳业向宜昌市公安局夷陵区分局报案,称北京法兰得福公司涉嫌生产假冒均瑶集团注册商标的商品,19日,该局对荀超进行网上追逃。荀超在外躲避多日后,最终被宜昌警方关押。

不仅如此,作为代加工企业的济南绿宝乳业也未能“幸免”。其负责人陈广宇随即被宜昌警方网上追逃,8月3日,陈主动前往宜昌“自首”,而宜昌警方日前赶到济南,目的亦是进一步调查、了解案情。

均瑶乳业曾拟注入爱建集团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6年4月2日,爱建集团披露了详式权益变动书,鉴于均瑶集团将以现金认购爱建集团非公开发行的2.45亿股股票,权益变动完成后,均瑶集团将合计持有爱建集团3.47亿股股份,占到爱建集团发行后总股本的20.63%。如上述定增方案顺利实施,则均瑶集团将成为爱建集团的新任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此前爱建集团曾拟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均瑶集团旗下的乳业资产,并表示要“在强化金融业的同时,拟通过业务多元化丰富收入”。而此次突然放弃收购乳业资产,改为向均瑶集团定向增发募集资金的理由则是“适配公司战略地位,继续做强金融主业”。

爱建集团放弃收购乳业资产,或许并不意外。事实上,自2015年11月爱建集团公布拟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均瑶集团的乳业资产之后,市场的质疑声就不绝于耳。

根据当时的重组方案,爱建集团拟分别向均瑶集团、王均金、王均豪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其合计持有的均瑶集团均瑶乳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均瑶乳业”)99.8125%股权,预估值为25.02亿元。

若此方案实施,则加上均瑶集团此前从爱建集团第二大股东上海国际集团处受让的股份,均瑶集团将持有爱建集团15.7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但是该方案一经披露,便受到多方质疑。首当其冲的是,爱建集团为何会选择收购与其金融主业毫不相关的乳业资产?

“当初想收购均瑶的乳业资产,也是考虑到想补强爱建集团的实业资产板块。爱建集团尽管是以金融为主业,但产业本身也是爱建的主要板块之一。在爱建集团发展早期,产业板块对爱建的利润贡献力度也是比较大的,只不过这些年的金融板块逐渐强起来了。但是,如果有好的实业资产要进入我们也乐意接受。” 爱建集团董事会秘书侯学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

备受质疑的还有,均瑶乳业99.8%股权的账面值为6736万,而重组方案中对其的资产预估值达到25亿元,增值率为36倍之多,而同期可比乳业上市公司的市净率基本在2-8倍之间。

除了估值过高,均瑶乳业还被媒体曝出涉嫌业绩造假、主要客户注销等问题。

侯学东回应称,“根据中介机构的评估结果来看,均瑶乳业确实是均瑶集团的优质资产,并且均瑶乳业的利润承诺相当高。当然,市场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总体来讲,我们相信中介机构给出的评估结果。因为最后方案还要报监管机构审批,中介机构不会不顾及职业道德,或者造假。至于哪种方案更好,不同角度会有不同解答。”

一位在毕马威从事审计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上市公司收购资产时,对资产的评估方法有两种情况,有些收购方会希望中介机构给客观的估价。有些收购双方则会先谈好资产的大致倍数,再由中介机构去做。”

如果均瑶乳业确实是优质资产,且爱建集团又有意愿接受,那为何又会突然变更方案,只是定向增发募集资金呢?

侯学东告诉记者,“多方研究协商认为,做强金融主业的战略定位更符合爱建集团未来发展的需求,因此资金的支持在当下更加合适。”

“这是多方研究协商的结果,并非单方面(爱建集团)所能决定的,至于哪方观点在方案变更中起到主导作用,暂时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侯学东补充道。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