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议市厅丨承德露露陷“避暑困局”?人事起动荡再换帅,六个核桃营收将之甩出几条街

发布时间:2019-12-02 17:29    来源媒体:和讯

投稿、线索、爆料邮箱:gongsi@staff.hexun.com

河北省自古是燕赵大地,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境内风物引人入胜。提起承德这座城市,相信很多人会想到承德避暑山庄,不过承德不仅有避暑山庄,还有承德露露(000848)(000848,股吧)。

公开资料显示,承德露露主要从事植物蛋白饮料杏仁露的生产和销售,前身为承德市罐头食品厂,始建于1950年。后因市场形势变化,罐头厂顺应时势改卖杏仁露并改名承德露露,红红火火几十年。

过去,业内习惯用“东银鹭,西唯怡,南椰树,北露露”来划分植物蛋白饮料市场的山头,各家在各自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也有着绝对的优势。但近年来,承德露露似乎也遇到了“中年危机”?承德露露疲态尽显,公司业绩承压、营收增长缓慢、经营现金流下滑、时隔一年半再度换帅一系列问题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

前三季净利同比增长不足一成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承德露露实现营业收入17.72亿元,同比增长5.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3亿元,同比增长3.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63亿元,同比增长3.70%;基本每股收益0.37元。

议市厅丨承德露露陷“避暑困局”?人事起动荡再换帅,六个核桃营收将之甩出几条街

第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15亿元,同比增长4.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1亿元,同比增长3.4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01亿元,同比增长3.67%;基本每股收益0.10元。

议市厅丨承德露露陷“避暑困局”?人事起动荡再换帅,六个核桃营收将之甩出几条街

业绩增长缓慢,几乎陷入“停滞”困境

事实上,公司业绩几乎陷入“停滞”困境,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公司营收从27.06亿元跌至21.12亿元,2018年营收虽勉强维持在21.22亿元,但净利润却已经连续3年下滑。承德露露历年财报披露显示,2015年-2018年,公司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63亿元、4.50亿元、4.14亿元、4.13亿元。

议市厅丨承德露露陷“避暑困局”?人事起动荡再换帅,六个核桃营收将之甩出几条街

2019年上半年业绩虽然有所增长,但增幅不大,实现营业收入12.57亿元,同比增长6.55%;净利润为2.62亿元,同比增长3.68%,增幅不及两位数。

议市厅丨承德露露陷“避暑困局”?人事起动荡再换帅,六个核桃营收将之甩出几条街

业绩不振,主要原因为该公司核心产品露露杏仁露销售下滑。2018年露露杏仁露实现营业收入20.75亿元,同比下滑1.56%,同时其销售量和生产量分别同比下滑11.71%和14.56%。

上半年经营现金流下滑,三季度有改善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承德露露现金流情况表现不佳,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88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公司表示,这是因为本期销售商品收到的货款减少所致。期内应付账款达9.6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2.49%,这系本期末应付供应商货款增加所致。不过三季报披露有所改善,最新的数据为1.10亿元。

议市厅丨承德露露陷“避暑困局”?人事起动荡再换帅,六个核桃营收将之甩出几条街

两年两度换帅,梁启朝上任

10月14日,承德露露发布公告称,原董事长鲁永明卸任董事长、总经理一职,由同为“万向系”的梁启朝接任。该公司表示,鲁永明辞职系个人原因。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承德露露此次换帅与业绩有较大关系。这距离鲁永明出任董事长职务仅一年半时间,而2016年,鲁永明出任总经理一职。

据研究机构报告称,鲁永明系鲁冠球家族成员,其特殊的身份,有利于提高与承德露露大股东的沟通效率,为承德露露的发展争取到更多资源。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换帅跟整个业绩是有关系的,但并非换帅即可解决问题。因为承德露露存在的问题是一个系统的问题,也是一个长期问题,并不能说“换帅”就能一劳永逸。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承德露露时隔一年半再度换帅,令人生疑,对企业产生的效果仍有待观察。2018年3月20日,鲁冠球之子鲁伟鼎接替管大源,成为承德露露实控人。那么鲁冠球是谁?事实上,鲁冠球是浙商的代表人物,曾一手创建万向三农集团,2016年以550亿元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18位,2016年胡润房地产富豪榜中,鲁冠球家族以100亿排名第48位。2017年鲁冠球去世后,鲁冠球之子鲁伟鼎继承其父名下万向三农集团95%的股权,从而间接持有承德露露40%的股权,成为承德露露的实际控制人。2018年4月,原董事长管大源辞职鲁永明上任。

议市厅丨承德露露陷“避暑困局”?人事起动荡再换帅,六个核桃营收将之甩出几条街

营收仅是养元饮品(603156,股吧)的近三分之一

说到承德露露,就不得不提养元饮品。

植物蛋白领域,曾盛传“南椰树,北露露”。可以说,露露无疑是当之无愧的行业霸主之一。1997年11月承德露露在深交所上市,彼时“六个核桃”家的养元饮品刚刚成立。转眼20年过去,养元饮品终于在2018年登陆资本市场,后来者气势逼人,一口气做出了4个承德露露的市值。

最新三季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承德露露实现营收17.72亿元,而养元饮品的营业收入为48.81亿元,是其2.75倍。

议市厅丨承德露露陷“避暑困局”?人事起动荡再换帅,六个核桃营收将之甩出几条街

杏仁露所在的植物蛋白饮料赛道,市场集中度非常低。养元饮品算是唯一的全国性品牌,正因为它打破了地域限制,所以它的营收要比同行高很多。

南北露露之争,为何“兄弟反目”?

除了有同行业的竞争,竟然还有南北露露的争夺。

资料显示,露露牌杏仁露这一品牌由原承德露露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露露集团)创立,露露南方和承德露露均源出于露露集团,是露露集团先后发起设立的两家控股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万向系入主承德露露,同年承德露露以3.01亿元的价格买断了原露露集团持有的商标、专利域名及条形码等无形资产,并于2008年3月10日完成了变更过户登记手续,成为“露露”商标等相关全部无形资产的合法持有人。而尽管万向入驻承德露露,但据媒体报道,很长时间里万向并未正式掌权,露露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王宝林仍然控制着承德露露董事会,并希望收回露露南方的商标使用权。

按照露露南方的说法,公司对于露露的商标拥有长期使用权,而承德露露却认为,露露南方是在非法使用其无形资产。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2001年底和2002年初,相关的四方,即露露集团、承德露露、露露南方、香港飞达公司先后签署的两份文件--《备忘录》和《补充备忘录》是否长期有效的问题。那么,承德露露是否认可备忘录的存在呢?在2018年8月10日承德露露披露的关于汕头露露诉讼的公告中,确认了前述所谓备忘录文件的存在。

此后围绕露露商标使用权和专利权、相关《备忘录》的合法性、以及露露相关产品销售的市场划分等问题,双方拉开了旷日持久的官司大战。

在这一商标侵权案件当中,两家露露都是没有讨到什么好处,想当初要是双方之间通过协商达成合作,共同占据市场,那么,现在露露在市场当中的风气也就会不一样许多了。也不至于现在在市场当中已经找不到露露饮品的身影。

有业内人士表示,汕头露露侵蚀了承德露露的市场空间,商标诉讼也消耗了后者过多的精力。这或许也是近几年承德露露增长显疲态的原因。

分红表现异常亮眼,扮演“现金奶牛”?

公司上市以来坚持现金分红,且分红比例较高。一直扮演“现金奶牛”角色。公开数据显示,该股自上市以来累计分红19次,累计分红金额为27.36亿元。公司的货币资金数额也较大。

议市厅丨承德露露陷“避暑困局”?人事起动荡再换帅,六个核桃营收将之甩出几条街

有媒体表示,长期以来,作为第一大股东万向对承德露露的管理不够重视,拿的多投入少,导致其业务产品及战略层面受阻,消费市场也陷入困境。

安信证券此前在研报中表示了担忧,认为公司目前存在多重压力:人员动荡流失;竞品增多。例如承德顺天杏仁宫坊推出“杏仁效果”开始在河北铺市,顺天企业原为公司关联交易方,南方汕头露露“露露+滋淳”双品牌运作,新品招商和铺市活跃;商标纠纷未解决,汕头露露仍在用露露品牌销售产品。植物蛋白饮料风口已过,同类型企业都遭遇增长瓶颈,公司需要放宽思路,增强创新,以更大改革魄力寻求发展破局。

面对日新月异的市场,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如何突破当下困境,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责任编辑:邵晓慧 )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